首页 > 家庭故事 > 单车往事2018-11-25 17:40:54

单车往事

老家的院子角落,停着一台自行车,自从爷爷死后,应该有二十年没有动过了吧。餐风露宿的结果,整辆车已是布满斑驳的铁锈。他是爷爷载着我在街上闲逛的交通工具,也是爷爷载着我一起巡田水的家伙。

小时后,还没有励志当科学家前,我很认真的要当一个农夫。每天清早,总是跟着爷爷的屁股后面一起下田,爷爷插秧,我就玩泥巴,也不能怪我,那时我也才五岁。等日上三竿了,再一起回家吃早餐,然后去店里,与二叔一起做西装。

有那么一天,被爷爷挖起床,准备下田。其实那时我已经不太有兴趣当农夫了,因为我发现睡眠对我越来越重要。揉着惺忪的双眼坐在自行车上,爷爷的自行车是那种德国的车,全车是钢不说,后座还是客货两用型的,成人坐在上面都闲大了,更不用说是五岁小孩。一路颠到田边,再想睡也醒了。

第一道阳光洒落平原,我正愉快的一边哼着泥娃娃,一边在田埂上跳着,踩着爷爷刚留下的足迹前进,在大脚印里面,紧紧的包着一个小脚印。两只早起觅食的青蛙,也跟着我与爷爷的脚步,一个坑一个坑的跳。就在我一边跳,一边回头与青蛙们玩耍的时候,“通的一声,我已掉进了田里。

先是两脚插在泥巴里,不敢求救,怕被爷爷责备。于是用两手支撑,想要将腿拔出。不撑还好,一撑全陷进去了。这时不哭也不行了,因为田水一点一点将淹过我的鼻子。正当危及之际,准备求救之时,爷爷似乎发现泥娃娃的歌声停了,回头张望的时候,我整个脸也埋进了泥巴中,叫不出声来。

爷爷赶紧抓住我的衣服,硬生生的把我从泥巴里拔了出来,整个人除了背部及屁股之外,全都沾满了泥巴,此时的我不禁大哭了起来。爷爷提着我走回自行车边,带着还在抽续的我回家梳洗。坐在那很大的后座上,阳光渐渐地把身上的泥巴烤干了。我,真成了一个泥娃娃,除了背部及屁股,还有脸上的两行泪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