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需要父母的支持

亲子教养,成了当前社会的显学。今天的父母生得少,却是比任何时代都关注教养问题,民间也出了不少处理亲子教养议题的名人、专家。

教养的确是大问题。

家庭是人最初的社会化机构,一个人将来会长成什么模样,相当程度受到他所生长的环境,身边的“重要他人”影响很大,是以俗话有云:“虎父无犬子”、“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传承”家族自身的传统、文化、惯习、作为,使孩子长成某种符合父母或家族长辈认可的模样,是过往“庭训”最重要的责任。

让孩子继承父母的家族血亲地位,以及工作职业身分,是过往前现代社会最重要的教养任务(让孩子承继家业,再传宗接代),这一点相当程度仍然在今天的子女教养中被保留了下来。希望孩子能够像自己。

然而,我们应该要了解,今时不同于往日。

前现代社会,人的地位、身分由家族(血缘)和职位决定,子承父业是社会定规(只有少数情况允许例外,例如:古代参加科考取得功名,成为士大夫阶级),个人没有主张自己的志向的权利,必须为家族而活(不只工作选择如此,婚姻也是,透过媒妁之言婚配,结婚更重要的是巩固家族利益,而非个人爱情之实践)。

今天的社会已经和过去大不相同,职业种类繁多,且每个人都可以自行选择想做的工作,想结婚的对象,个体从家族的约束中挣脱,可以凭自己的兴趣、能力,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

今天的社会,更看重的是个人的才情能力能否发挥到最大,能够帮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的同时,自己也能做自己喜欢的工作。

父业不再需要子继(除非这个孩子自己也很喜欢父亲的职业),每个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志愿和能力选择工作和人生。

父母可能根据自己过往的人生经验,得出某些人生道路比较好的结果,基于好意,希望孩子能够走上他们认为好的人生道路(无论这些父母自己有没有走在那些被他们认可的道路上),不要偏行己路。

只是,说真的,做父母的可以更放宽心一些。今天脑科学研究已经发现,绝大多数被人视为天才的达人,其实不过是比其他人更早有机会以系统性的方式进行专业训练,较早达到达人领域。无论想成为哪个领域的专家,今天都有专门机构可以提供必要的训练。

更重要的是你的孩子喜欢什么领域,对什么领域有兴趣,想要一辈子投入,且是再怎么吃苦忍受学习痛苦都甘之如饴的领域。做父母的更应该做的事情是,留意孩子在成长过程(特别是三到五岁的阶段),对什么领域有兴趣(就是那些孩子会一直想要去做,感到好奇,不断问为什么的问题),引导孩子找出他们想一生投入的领域,支持孩子探索自己的人生方向,再引入必要的资源来帮助孩子进行专业训练,早日成为该领域的专门达人。

过去的人类,对于专业学习之事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是以父母多半以最有把握的个人专业来要求孩子(继承衣钵),打压了孩子想要展现自己天赋志向的可能性。然而,未来的社会则不再需要如此行,做父母的只要透过完善的引导,每个孩子都能发挥自己的天赋专长,成为对社会有贡献且能替自己赚得温饱无虞生活的专家。

关键在于,父母能否敞开心胸,接受孩子跟自己的不一样(常常老一辈的人,会把年轻一辈和自己的不一样视为不好,其实,单纯只是不一样而已)。

接受孩子与自己的不一样,说真的并不容易。人类渴望生育子女,从物种繁衍的角度来看,是希望复制与传承自己的DNA,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希望自己所生育的子女能够像自己。

孩子要像父母,未必是要孩子如复制人般,重复地再活一遍父母的人生。与其说是要孩子在职业道路上复制父母的成功经验,不如说是复制父母面对人生困境,解决生命问题的态度和方法,也就是复制父母的内在性格而非外在条件,教养所需要传承的更应该是这些身为人更根本的基础,而不是外在的社会地位、职业工作。

如果我们能够审慎而仔细的深入了解,自己究竟希望孩子成长成什么模样?为什么会希望孩子走上跟自己一样的道路?或许就能更清楚教养子女的方法!

许多跟随父母的脚步成为医生的孩子,并不是因为当医生能赚大钱而走上医生工作,是看见父母在这份工作上无怨无悔的奉献、牺牲,是那份对医生工作的热情感染了孩子。

这不代表孩子将来不会选择和自己一样的工作。有句话说,“孩子都是看着父母的背影长大的”,当父母以身教的方式,活出生命榜样时,孩子们自然而然地会想学习父母,成为和父母一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