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的家庭教育

曾氏家族从清朝至今久盛不衰,好运连连,这与他们的家训是分不开的。曾国潜的曾祖父曾制定治家信条八个字:“早、扫、考、室、书、蔬、猪、鱼。”其意思是:一要早起,二要打扫清洁,三要诫修祭扫,四要善待亲邻,其余四事就是:读书、种菜、饲鱼、养猪。

曾国藩幼承家训,对上一辈所定的俭朴家规,信守不渝,并以此来教育自己的子女。及至他官居极品,位至爵相,仍然节俭自守,并严勉家人保持寒索家风。他在给长子曾纪泽的信中说:“勤俭自持,习劳习苦,可以处乐,可以处约,此君子也。余服官三十年,不敢稍染官宦气息,饮食起居,尚守寒素家风,极位可也,略丰亦可,大丰则我不敢也。凡仕宦之家,由俭入奢易,由奢返俭难。尔年尚幼,切不可贵爱奢华,不可习惯懒惰,不论大家小家,仕农工商,俭苦守约,未有不兴,骄奢倦怠,未有不败。”

他为家中子弟能达到尚勤俭劳苦、戒骄奢倦怠的目的,曾为家人制定一套勤俭课目,规定男子要“看、读、写、作”,女子要”绣、食、粗、细”,即织麻纺纱,烧茶煮饭,打扫房舍,缝制衣服等。他在南京总督府任内,其夫人和儿媳们,每天还坚持织麻纺纱。

相传曾国蒲为官三十年着布衣布袜,他每日吃饭,亦很简单,以一荤为主,有客略增加。曾国藩任总督,三弟任巡抚后,家中人看子孙增多,旧居不够用,他的九弟就花了三千串钱新建了一房舍。他听后大怒,写书指责九弟说:“新屋搬进容易搬出难,吾此生誓不住新屋!”他到病故时,仍住在两江总督旧居。

即使家中有很多的房间,你晚上也只如睡在一张床上,即使你能尝尽天下的山珍海味,一日也不过三餐而已。凡事都要适可而止,适当地追求生活质量无可厚非,但是如果超过限度成为了贪欲的奴隶,你就再也无法回头,苦海无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