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孩子故事两则

儿子四岁时在家附近公园散歩,公园池塘里插有标示“不可游泳”“ 不可钓鱼”。有次,一个八、九岁左右的男孩在池边钓鱼,儿子一看,明明有牌子说不可钓鱼,怎么还有人知法犯法?马上跑过去指着牌子对那男孩大叫:“No Fishing! No Fishing!”那男孩看了他一眼,或许是看了他背后的我,收起钓鱼桿,转身就走。

由于怀有强烈的是非观念,他在科学馆看见别人插队,也会上前去说:“ 不可以cut in (插队)。”

正义感该不该鼓励?

我想很多父母和我会有相似的矛盾。一方面佩服孩子奉公守法的正义感,却不免有些隐忧,不知这种抱不平的行为,在将来是否会为他惹来麻烦,到底该不该鼓励?因为对我来说,正义感毕竟是一种正面价值,所以当时我没有制止他,告诉他不要多管闲事,只有夸他会懂得遵守规则。但是看到报上新闻报导有人因打抱不平而遭秧,也不免忐忑不安。

孩子已有的正义感仍要保有,要加上去的是作判断的智慧。于是我找机会和儿子及女儿讨论助人,并进一歩让他们思考:那些情境可以打抱不平,那些情境不需要强出头。例如同学嘲笑作弄人,可不可以插手管?有人拿刀杀人要不要去救等。报上一些见义勇为成功或失败的例子,也成为我们讨论的素材。

拿捏分寸

女儿初二时,回来告诉我一件事。她和两位同学到 (locker) 寄物柜 去 拿东西,有位男生趴在她同学的寄物柜上写东西,看了她们站在一旁也不理会,女儿的同学也不敢说什么。女儿忍不住,走上前说:“这是我朋友的locker。”他说:“我知道。”但不为所动。“我的朋友需要打开它,可不可以请你到别的地方去?”那男孩看了我女儿一眼,就走了。据女儿描述,那男孩是属于校园内穿着黑衣的Gothic团体的一员,我问她:“你强迫他走,你不怕惹麻烦?”女儿回答说:“妈妈,我没那么笨!?如果是又高又大,我也不敢去说,我自己会判断。”

儿子高一时,有次吃午餐时,他看到有位又高又大的初三学生把几乎喝完的保特瓶 留在地上,转身就走。儿子说他考虑了一下,如果直接叫他捡起来,不知会不会惹恼他,自己可能也不是他的对手,但看他乱丢垃圾实在不应该,所以,想了一下他开口:“嗨!你忘了你的水 瓶 子。”然后补充说:“如果你不需要了,资源回收桶就在那边。”那男孩听了,回过头把瓶 子捡起,还说:“对不起,我忘了。”

儿子得意地说,你看我用的方法是,假装他忘了,而不是故意乱丢,不让他尴尬,然后我给他建议,而不是命令,结果他把 瓶 子捡起来回收。你看我用的方法不错吧!”我打趣说:“以后妈妈要请你做事,是不是也要用这种方法,不直接指出错误,也不命令该怎么做。”“没错 !”儿子笑着回答。我却偷偷松了一口气,两个孩子似乎不会莽撞行事,有自己的拿捏分寸,也许我可以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