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都需要熬的

  人生,有时候也需要熬。有的熬出了头,有的熬不住。
  
  有位内地亲戚,育有三子一女,当年一年到头没顿饱饭吃。他晚上下地偷瓜,上山挖葛藤块,逢年过节甚至会偷人家鸡鸭……贫穷让他尊严全无。但他有一个愿景,就是期待子女们有一天能长大,每天能在生产队里赚到十分工。他熬啊熬,终于熬到了子女长大成人,但他却得了绝症,是胃癌。最后的几个月,他求生的欲望非常强烈,指挥几个子女去找野生龟,上山去挖草药,但最终没有留住他的性命。
  
  他睡在了一座荒丘的角落,坟边有几棵永远长不大的矮松,一年复一年,春去又春来。
  
  现在他的子女各有所就,一个去了美国,一个去了香港,还有两个成了小老板。都说他命薄,怎么熬不到现在呢?他的子女们为他重修了墓,虽然很不雅观,但大家都默认,因为这是一个人的最后尊严。
  
  小时候,我也吃不饱饭,母亲就对我说,熬一熬。白天跟着父母上山担柴,担子压在肩上,生疼生疼,我一路走,一路哭。父亲在后面喊:“熬牢,熬牢。”我真的熬牢了。现在看到网友在讨论一张挑担哭鼻子的小孩照片,有网友说是摆拍,还有网友说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但我觉得照片中的那个孩子就是我自己,我当年就这样挑过担,还这样哭过,哭相可能还更难看。
  
  熬,是一个永远的动词。如果你没有“熬”过什么东西,你就不知道“熬”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这可是一件需要动员全身心的力量,调动所有的思想去应付的一项无比艰巨的任务。
  
  熬,不仅仅只是面对就可以了,还需要整个人扎进痛苦之中,淬炼再淬炼,让你脱一层皮,抽走你半条命,看你是否能活下来。
  
  看凤凰卫视的一档新闻节目。在四川省北川,新年里又遭遇了4.7级地震,当地一个农民说,在去年的汶川大地震中,他家死了三口人,父母和一个女儿,家里所有东西都没有救出来,现在他住在救灾棚里,等着开春以后到江浙一带打工去。说着说着,这个农民掉泪了。但转过身,擦了眼泪,又说:“没事、没事。”
  
  很多人说中国农民很伟大。是的,不仅中国农民伟大,所有中国人都很伟大,去年我们经历那么大的灾难,但大家挺过来了,生活仍在继续。不少从震区归来的人说,震后一周,就有农民来到没有被掩埋的田地里,扶直庄稼,搬去滚石,赶着没有被掩埋的耕牛,犁翻土地,期待千疮百孔的农田里,秋后还有一个好收成。
  
  这是农民的隐忍,他们像野草一样,即使遭遇地火焚烧的大灾难,他们仍然熬得住,挺得牢,来年春天,又会漫山遍野绽放新绿。一个人可以有许多品德,但基本的品德,我认为是“熬”这个字,一个人懂得了“熬”,就说明他有信念,他有坚持,他有原则,咬紧牙关能熬下来,他就是一个人性英雄,虽败犹荣。茶余饭后,说起一个人。他在政府机关工作,是合同工,他在机关里待了十多年,永远是个秘书。因为他不是行政编制工作人员,同事们都升官了,他原地不动;别人发奖金,他没有;别人有外出旅游的机会,他还是没有……不要说这一切无所谓,在官场中,你处在这样一种情境中,就会一点点消磨你的耐心,你的毅力,你的坚持和理想,最后你不可能熬得牢。从一个风华正茂的小青年,变成一个年近四十的中年人,他熬牢了。现在,政府里的一位主要领导准备提拔他当局级干部。有人质疑他能不能领导好一个局,有没有这个能力?我说他有的,他有这样的定力,这样的熬功,还有什么困难能再击倒他,打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