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囚犯穿上新棉衣的县官

  给囚犯穿上新棉衣的县官

      东汉光武年间,在北方灰暗的天空下,一队衣衫不整的犯人艰难地行走在尘土飞扬的路上。时而有人倒下去,然后被人架起来,凛冽的寒风吹在身上,像刀子般刺痛着肌肤。从他们绝望的眼神中可以读出对命运的预感,不是被处死,就是被冻死。走在队伍最后边的,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官员,他叫钟离意,奉朝廷诏令负责把这些囚犯押解到河内府。此时,钟离意忧心忡忡地看着眼前的这支队伍,他知道,这样走下去,将有不少饥寒交迫的囚犯不能走到目的地。
  
  路过弘农县城时,钟离意命令队伍停下来,然后转身直奔县衙而去。钟离意在大司徒侯霸府中做事,作为上头来的人,县令赶忙降阶相迎。几句客套之后,钟离意说明来意,请他为路过此地的犯人制作棉衣。县令一愣,面露难色。按理说对那些作奸犯科的囚犯是不能讲仁慈的,官府有限的资源救济贫困的好人还救济不过来,怎么能给这些自绝于人民的敌人呢?这事如果做起来可是要冒丢乌纱的风险的。拒绝吧,眼前这位上司也够自己喝一壶的。好在他脑筋来得不慢,赶紧点头应承下来,吩咐人去做衣服,下得堂来立刻钻进书房,亲笔给皇上写了一个奏章,详细汇报了事情的经过。意思很清楚,事情是钟离意闹的,我是迫不得已。只是他不知道,钟离意接下来做的,更让他目瞪口呆。
  
  在给囚犯们全部穿好新棉衣之后,钟离意命令除去所有犯人身上的枷锁,然后告诉他们要去的地方,并约定好了日期,大手一挥:“你们都各行其便,咱们不见不散!”惊得随行押运的士兵倒吸口凉气,还没来得及阻止,犯人们早已一哄而作鸟兽散。
  
  没有了囚犯们的拖累,可接下来的行程并不轻松,士兵们想着如果丢失了犯人,这罪责无论如何也逃脱不过去了。钟离意看得出大家的担心,安慰他们说:“放心吧,人心都是肉长的,他们不会失信的。”一面也写了一道奏章,说明了情况,命人送往京城。
  
  在众人的疑惑中,钟离意抵达了河内府,在约定的时间地点,等待囚犯们的报到。结果让手下人意想不到的是,所有囚犯全部按时到达,没有一个人违期。属下很庆幸,而钟离意却始终很坦然,仿佛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
  
  光武帝看到了先后送达的奏章,听到了汇报,非常感慨地对侯霸说:“你任用的属下用心如此仁慈,确实是良吏呀!”
  
  几年以后,因病辞官的钟离意被重新启用,任命为堂邑县令,钟离意再次玩起了心跳。县里有个叫房广的人为父报仇,杀了人,被关进监狱,等待处死。不久,房广的母亲忧愤而死,得知死讯的房广悲痛欲绝,号啕大哭。钟离意知道了,心里很不好受,叫狱吏把房广带来,对他说:“我想让你出去,回家把母亲安葬了,如果你重信义你就回来,不重信义就算了。”身边的官员和狱吏一听,急得直跺脚,极力劝阻他说:“他可是死刑犯,跑了的话上哪里去找他呢?到时我们大家可是吃罪不起啊!”
  
  钟离意说:“如果他不回来,我一人担责任,你们不用担心。”
  
  房广果然没有辜负钟离意,给母亲办完了丧事,自觉地返回监狱接受处罚。钟离意向上级汇报了情况,最终免除了他的死刑。
  
  钟离意为官所治理的地方,无不人心向善。有人倾慕他卓著的政绩,向他请教从政的秘诀,他说:“真者,精诚之至也,不精不诚,不能动人。”
  
  在这个世界上,心只有用心来征服,憎恨只能加重憎恨,只有仁爱才会让仁爱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