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梦为马不负韶华

仰首,我带着既敬畏又崇拜的眼神看着头上,那棵枝叶繁茂的树。循着由深绿色叶片交错重叠的伞盖,才终于望见他的脸。天空被遮住了,只剩些许的阳光从缝隙中渗透进来。我伸展我的嫩叶,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喊着:“我也要变那么高!”风却毫无同情的吹过,吹散了声音,而我……,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一样……

读着书,书桌上,堆满各种科目的自修、考卷、课本,上头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关于自修重点的节录,抑或者是老师检讨的注释。有时,读到厌烦了,不禁会问自己:“为什么我要那么认真念书呢?”甚至迷惘—我到底在为什么而读?为未来吗?可是未来还离我如此地遥远?贪玩的心不时提醒我,不该浪费大把青春在课业上。

但我不曾遗忘年幼的自己,看着前辈所发自内心的那段话,渺小的我早就给了现在的我,一个可以奋斗的目标。人不可以食言而肥,如此告诫自己,每个快支撑不下去的夜晚,每个快要击倒我的挫折,便也如此咬紧牙关,再怎么苦,这条路跪着也要走完,如此一来,我才能抵达那个乌托邦,抵达我成为巨树的那天。

日子一天天地飞逝,我把书本当作滋润我的泉水,把挫折当作浇灌的肥料,用看不见却惊人的速度成长着。某天,我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竟看到了苍穹,回首过去,才懂得昨日的辛苦是今日成功的入场券。不禁感谢好久以前的我立下了这个承诺,过去的我更是一步步努力实践着,现在,才有如此辽阔的视野、壮丽的风景。

现在我站在哪里不重要,只求曾经努力过,只求无悔。张吉吟说了这段,很多人知道但却常常犯下的错误:“人生中最大的惩罚叫作后悔。”唯有后悔,可以否认掉过去的一切,是讨厌过去的自己。“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与其感慨自己的无知,还远不如“知道如此,就该当初。”的效果。

低头,俯视另一株年幼的幼苗,看着他望着我那充满钦慕的眼神,思绪便不禁拉回到从前,昔日的身影覆盖住视线,听着两个声音用如微风般轻柔的响起:“总有一天,我也要变那么高!”我看着他充满坚定的神情,浅浅地笑了。

你会的,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