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狂想曲由我自己来编织

       涂鸦?涂鸦怎么会出现狂想曲?我疯了吗?不,并不是我在发疯。因为这个题目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涂鸦经历...

  小时候,我常常拿妈妈的口红在墙上涂鸦,每天玩得不亦乐乎,可是妈妈回来时,我的小屁屁就不亦惨乎了!妈妈说我小时候十分调皮,总是喜欢拿她的口红在家里每个看不到角落画呀画的。害她的名贵口红总是缺一角少一块。我相信不论是谁看到我画过的口红,一定会吐血身亡的!妈妈有时候看到我画过的口红,一不做二不休~马上往我的裤子一脱,手往上摆,以光速速度往我那有弹性的小屁屁打下去!可是妈妈打到一半还是心软了,心软就是我调皮的原因...。上幼儿园时,我喜欢拿着铅笔在课本上涂鸦。总是被其他小朋友笑的半死,说我画牛像长了喉结的鸭子,不然就是画人像只缺了耳朵的狗。事实上我只不过是把牛的前脚往上举,人在地上爬罢了...这让我自信心大减,虽然妈妈总是说其他小朋友说的话不必在意,只是说说而已。可是我爱面子,总觉得他们画的一定比我好,不然怎么会说出那么尖酸刻薄的话呢?于是我要求妈妈买画图纸给我,妈妈对我说了很多安慰的话,可是我顽固,妈妈不买的话我马上使出“哭”功,妈妈早就不吃我这一套了。我不论怎么哭,怎么叫,妈妈都不理我,我虽然知道没有用,可是还是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相信别人一定觉得我很幼稚,妈妈还没脸红我自己就先不好意思了。我不再哭闹,心甘情愿的在妈妈店里找空白纸来画。或许我早就有了羞耻心,知道自己非常的...憨。

  上小学了,我还是喜欢涂鸦,拼了老命去寻找空白纸。我甚至疯狂的跟同学要白纸来画画,一张接一张...我觉得画画好像很有趣,不知道自己已经像吸毒的人一样上瘾了!我在这时候早就想把自己的喜怒哀乐画在纸上,可是我总是觉得别人画的比我还要好,每天都去钻研如何画的好,怎么样才可以把一幅画画得美轮美奂、十全十美...?

   可是我长大了,思想成熟的时候,发觉自己是这么的愚不可及。我画什么不需要别人来管,只要自己乐在其中就好。我拥有自己想画什么的自由,我可以画只鸡说是条蚯蚓、画只老虎说是棵树,别人的批评我可以当耳边风,把自己的梦想画在纸里,在画中我是群龙之首,没人可以在我自己的画阻拦我。我的狂想曲由我自己来编织、想像。我不需要别人跟我说什么节奏比较好听,人人都拥有自己的自由,我听过几句话“当自由被剥夺的时候其实就是真正的自由”。或者“当自由被剥夺时或许可以自己寻找你自己的自由”。我虽然不懂意思,但我觉得好像第二句比较正确。被剥夺时可以寻找,总比自己自暴自弃的说被剥夺就是自由来的好吧...。心中拥有着自己的梦想和色彩,我觉得自己像是重新在谷地爬起来的人,在自己的梦中开垦出一道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