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不是一味的模仿别人

  成功不是一味的模仿别人
  
  著名书法家王羲之当年在绍兴兰亭这个地方“临池学书”,把池水都染成了黑色,于是成为震铄古今的一代宗师。一次,他儿子王献之问他写字的秘诀,他指着家里十八口大水缸说:“盖学字之秘诀,皆在这十八口缸里。你把这十八口缸里的水都写完,自然就知道了。”也不知是不是绍兴那个地方从不下雨,反正故事里说,王献之真的把十八口缸里的水都写完了,因而他也成了一代书法大家。
  
  那时候我刚上小学,在南京市郑和公园里的少年宫学书法,没有大缸,不过正好公园里有一个大池塘。于是,我每次上完课都去公园,撅着屁股趴在池塘边上洗毛笔,过几天就用完一瓶墨汁,指望把池子染黑。直到有一天被公园管理人员制止,他从背后一把揪住我的领子:“小孩,不要命啦!以后到自来水龙头那儿洗去!”想到以后再也不能在池子里洗毛笔,当时我为长时间的努力即将前功尽弃而感到极为悲怆。不用说我书法自然也没有练成。
  
  后来我大了一点,到了“厌死狗”的年纪,经常和院子里的小孩发生肢体冲突,苦于是独子,常被别的小孩喊来大哥助拳而挨揍。遂发誓一定要练成一门神功。去少林寺学艺没有路费,要练铁砂掌在家里没找到适合的装沙的大铁锅。
  
  不过有一本小人书给了我很大的启发。书中英雄少年自小是个孤儿,忍气吞声给虐待他的地主放牛。每天把一只小牛犊抱上山吃草,牛吃草的时候,他就拿山顶的一棵小树练脚,牛吃完草再抱下山。后来牛长到八百斤,他的力气也长到八百斤;小树渐渐地长成环抱大树,他的脚力也奇大无比,一身本领。
  
  当时,让我苦恼的是,大学的家属院里,唯一的家养哺乳动物就是猫,我天天抱,估计也长不到八百斤。不过小树倒是找到了几棵,于是我选了一棵茶杯口粗的小树天天去踢几脚,可惜不到一年我就发现这棵小树和其他几棵相比,枝叶稀疏而且枯黄。最后神功计划也只有半途而废了。
  
  还有一个德国大叔过去一直是我的偶像,我小时候读书,至少听到十个不同的人告诉我,他之所以能写出《资本论》这样不朽的作品,主要在于他总是长年累月坐在大英图书馆的某个固定座位上,以致脚下水门汀地板上都磨出了两个明显的脚印。
  
  后来到西安上大学,在最豪情万丈而且相信自古英雄出少年的岁月里,我效法先贤,几乎天天去图书馆阅览室靠窗的位置读书、自习。
  
  我在这所学校待了八年,马克思在我那个年龄已经是《新莱茵报》主编了,可怜我什么都不是,paper倒是发过几篇,不过什么像样的论文也没写出来。好在总算后知后觉地得出两个无奈的结论:一、我可以告诉建筑工程界,西安交大的图书馆水泥地面质量真的非常好;二、我敢向史学界公布我的重大研究发现——马克思同志读书的时候一定有跺脚的习惯。
  
  这些经历都让我产生警惕:一、成功一定是有秘诀的;二、这些秘诀常常是个人隐私,并不示人;三、对靠贩卖人生经验来赚钱的人,要小心一些,大多数人告诉你的人生经验都像魔术师表演的把戏,总是爱用最无关紧要的花招来吸引你的注意力,他的真正的动作都藏在你看不见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