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与不知,寻找真相

有个东西爬上我的脚。轻轻的,彷若一只极小的蚂蚁,当我感觉有东西滑动时,因为触觉的关系,我用手轻轻拍走,应该离开了吧? 我继续写文章,也没低头去看。

当第二次,它又再动了一下,原来,它还在? 当然,我依然不以为意。再次做出挥蚊子的动作,深信这次,应该没问题了。

第三次,我发现它已接近大腿,超过膝盖的位置了。怎么这小东西如此烦人? 这次,它终于引起我的注意。然后,……

    有听过惊声尖叫吗? 有看过可怕的鬼魂出没时那被吓到不由自主颤抖的颤慄吗? 有看过风中残烛的摇曳身姿吗? 有看过抖落枯叶的枝枒吗? 如果有,您已经可以想像一个平日还算高雅的人,做出可笑般的舞蹈,抖落满身的鸡皮疙瘩,满室的高分贝外加一场小丑般的舞蹈,在原地又跳又叫,想想那可怕的一只大昆虫,沿着小腿,爬向大腿,把腿当柱子来爬。偶而停下来休息,因为,这根柱子会动。

当柱子动时,它,不动。它以不变应万变,停留的够久。久到它不动,我竟无法感受它的存在。

    各位要猜猜吗? 它是何方神圣?答案是---蟑螂。

经过刚才的惊魂,突然让我顿悟一件事。这件事,是早有的概念,只是经由它,又提醒了我,“知的恐惧”与“未知的假相”。

    很多事情在未知时,我们不知害怕。知道时,才生恐惧。譬如说,如果有人请你喝了一杯曾经有昆虫掉进去的水,因为你不知这件事,你喝它时不会觉得噁心,甚至赞美水很甘甜。但当你喝玩后,对方告诉你,那杯水里曾有一只昆虫。我想,不噁心想吐的,应是少数吧!

    我要表达的是,很多事,当我们不知其中严重性时,总是可以心安的继续做着危害自己的事而无知觉。而知道严重性时,才会戒慎恐惧的去预防。这样的事,在生活中有多少,您知道吗? 知道的越多,越怕。但是,要因为怕而宁愿选择不知吗?

    这篇文,其实是一篇想让大家去思考问题的一篇文。哪些事情,你明知错了,却依然故我仍要去做? 明知有害环境的行为不可行,却依然不改其态度。为什么? 我想,是“认知”出了状况。认为天下倒楣事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侥倖心理。问题是,我们只是凡夫啊!

     我去看了叶问2,很喜欢叶问和弟子黄粱的一段对话。叶问问弟子:“你认为我能不能打?”弟子回答:“很能打。”叶问再问:“20年后呢?”叶问继续说:“人会老,20年后任何人都可打倒我。”

是的,现在做的事情,现在自己很强,但是,10年后或20年后的自己,还强吗? 现在的危害看不出来,10年或20年后呢?  有人主张“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醉生梦死”是大部分人的写照。但是,今日我们既然有这样的概念了,是不是不要再做着同样的愚蠢行径?我们应该从基本的认知态度开始做起。如此,才不会在闭眼的那一刻悔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