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就是卫生班长啊

      一样闷热的天气,一样的老师,一样的同学,唯一不同的是老师的脸上极力掩饰的怒颜及她手上的一叠英语考卷。
  完了,之前就有听朋友说过,这次英语有很多人都退步了,从老师的脸色来判断就可以知道这些都是真的!
  紧张的感觉瀰漫在教室里,像毒药侵蚀你的身体,进而扩散到全身,慢慢的、慢慢的腐蚀着感觉神经,压迫感大到连我这个以神经大条为傲的人都有一点点喘不过气来了。
  就在压力大到一个临界点时,亲爱的老师终于说话了。
  “现在先来发英语考卷。”看了看全班,老师开口。将手上的考卷翻到正面,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念起名字:“寻,五十八分、薇格,八十一分……”
  老师的表情因为念出来的分数而有了精彩万分的变化,虽然都是以难看的脸色居多,但对我来说,看都看不腻,这些想法要是给薇格知道的话,隔天就可以看到我陈尸在校园里,顺便上个当地头条新闻。
  手里拿着在十元商店里买来的小扇子,我一手撑着头,另一只手握着扇子努力的朝自己扇着风,希望能让自己凉快些。眼睛因为前一天晚上被蚊子烦得睡不着觉而隐约看得见黑眼圈,眼皮都快帮眼球盖上棉被了。
        实在是受不了周公招魂招的太勤快的我,将眼皮阖上小憩一下,耳朵则注意着周围的小动静,一边休息一边等待老师念到我的名字。
  不过燠热的天气实在是让人很受不了,无力的脱离周公的召唤,睁开眼,抬头看了看正在努力运转的电风扇,你们辛苦了……继续加油吧……吹抚到身上的风,温热的让人怀疑自己真的是待在室内吗?而外头树上的蝉声和老师高低起伏的唱名声交织错横,形成一种很特别的旋律。
  真是的,怎么学校不去申请经费来装空调呢?
  “梓,四十四分。”将考卷放在讲桌上继续念下一个同学的名字,考卷因为与讲桌的摩擦而擦出了“沙沙沙”的摩擦声。
        终于念到我的名字了,分数果然还是这么烂。心想着,我站起,走向台前,拿取我的考卷。看着上面斗大的红字,暗自叹了口气,转身,走回位子。
  等到考卷全部发完,老师看着全班,嘴里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没开口。过了一会,似乎是想好要说什么了,才张开嘴:“这次的月考有几位同学明显的退步了,看看薇格,人家都没补习都考到了八十一分,你们这些有补习的竟然退步这么多!”.
  看着薇格骄傲的转头对我扮鬼脸、吐着舌头,那欠扁的表情实在是让我好想活动活动一下筋骨啊……
         但想到会被记过,只好忍下头上的青筋,我将注意转移到老师身上。
        “……不要以为这个中学就是你们的王国,想想外面的小朋友,每个都在为自己的未来努力的读书,而你们就只会整天在这边打混、玩,不可耻吗?……”
  听着老师的“教诲”,双手撑着头,心中不免有点惭愧,但是,自己就是没办法安分的坐在书桌前乖乖的读着英语课本,我从小学基础就没打好,现在想跟上──恐怕很困难。
  对着天花板发了一下呆,才将考卷仔细对折后收进了挂在桌子旁的书包里。
  听着老师开始说起她每次都一定会说的故事,我望向外面的天空,外面的天空很蓝,丝状的白云点缀着天空,看起来让人感觉很放鬆,偶尔吹来一阵调皮的风,将白云吹散。
  将视线转移到远方的绿色小山坡,连绵的连在一起,虽然有一片是墓仔埔,但整齐的排列,并不会让人看了触目心惊,反而有种舒适的感觉……
  等等,我在想什么啊!
  甩了甩头,将脑中的想法甩出去,再度将脑袋清空,仔细听老师说到哪里了。
  “……现在在班上的人我最信任的人就是梓了!”只听见这句话传进我的耳朵。
  喔喔,有信任的人很好啊,嗯嗯,很好很好……等等,什么?我?是最信任的人?听到自己的名字,我反射性的看向台前,眼中的惊讶掩盖不住。
  班上立刻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但在老师眼神的“镇压”下,全都安静了下来,仍可以感受的到大家的目光都注视着我。
  但我总觉着背后不是目光,而是插满了一把把锐利无比的箭……
  满意的看着班上安静的样子,老师继续说着:“梓很好啊,没惹过事、人又成熟懂事、热心……”
  听着老师每多述说着我的一项“优点”,就越可以感受的到我背上的箭就“咚咚咚咚咚”的多了十几把,天啊!我好怕我在回家的路上被人拖去打。
  老师,你实在是太抬举我了,别这样,好吗……
  装作没事的望向外面的天空,嘴角断断续续的抽着,徐徐的暖风吹拂在身上,吹走了身上一些燠热的感觉,可惜吹不走身后那一道道灼热的目光。
  我苦着一张脸转头向薇格打pass,希望她能帮帮我的忙。
  只见薇格朝我竖起大拇指后,立刻很有技巧的将话题转移到其他事情上面,开始跟老师哈啦起来。见大家的注意力都被转移了,让我感动得不禁想对薇格大喊:薇格,你真是我的大救星!
  而久违的下课钟声终于响起。可以听到班上的同学都鬆了一口气,纷纷的想要起身离开座位。
  “等等!我还有件事情要说。”老师制止,说出的话让班上立刻传来阵阵哀号声。
  而我正想要离开座位,老师突来的话让我抬起的屁股又硬生生的坐了回去。
  老师,要整人也不是这样整的吧?
  等全班坐定,将双手环绕在胸前,老师冷漠的开口:“今天午休的时候,我在教室后面找到了一大坨的卫生纸在那边,评分老师要是经过的话,那绝对是会扣分的!”
  可以听到全班有一半以上的人倒抽了一口气,感觉的出来班上的人对这件事情有多么的在意!
  老师犀利的眼神扫视全班,才恶狠狠的开口:“不管卫生班长是谁,这学期,我绝对绝对不会给他记功嘉奖的!”生气的拿起躺在讲桌上的教材,转身走出教室。
  老师一走出教室,大家才纷纷站起来,去做自己的事情。
  只有我坐在位子上,跟四周移动的人群显得格格不入。
  看着老师走出教室向楼下走去,嘴巴欲言又止,手伸了出去又缩回来。眼中满满的只有“无奈”两个字能够形容。
  老师,那个……我好想对你说,其实,我就是卫生班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