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

走在山路上,空气中有潮湿的味道,脚底下的泥土黏黏答答,回头看每一步脚印,都好像是认真走出来的痕迹,虽然,我只是不经意的游荡在这山径中。

秋天的颜​​色洒在树林里,树叶在微冷的风中悄声密语,枝干各自伸展,每一棵树有他自己的体态,每一片叶子都有他自己的坚持。我似乎听到大自然热烈的在展现生命,但一会儿又觉得他们只想在静默中传达我们并不了解的讯息。

一样的山路,也曾来过,但是在我年轻的时候。

年轻的我一向不太喜欢秋冬的景致。

冷飕飕,灰朴朴,连鸟儿也懒得开口唱歌似的天气,总让我提不起劲来做任何事。起床时天还没亮,下班时太阳早已回家。秋天的开始,代表不见天日。我喜欢艳阳高照的夏季,南半球的星星到了晚上八点还轮不到他们出场。月亮只能静静地挂在天空的一隅,排队等待太阳和地面的人们约会结束,才有机会显现她的光芒。

年轻的时候,我就是属于舍不得与太阳离开的女子,等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时,已经没有力气观望天上的月亮。

而月亮,一直在天边。

夏天的山里,万物合鸣,风是暖的,从空气里可以闻得出翠绿的颜色。松鼠在树梢间跳跃,我看到许多登山客背着背包,踏着轻快的步伐,沿着山路挥汗前进。不时传来鸟声啁啾​​,阳光透着叶片,随着风,抖落一地的晶亮。仰头观看莺燕展翅,在林间飞舞。低头时,草丛里不知名的绿色昆虫,因着震动,奋力弹起后肢,跳起快乐的舞步。

年轻的时候,我喜欢热热闹闹,轰轰烈烈。

步入中年,我也开始步入秋天的山林。

旅途中多了个儿子加入散步的行列,我才惊觉,四季轮替,时光流转,人生的景色像林间的树木一样,顺着时序,展现出不同的风貌。

寒风中,我们呼出的白气和山岚混合成过眼云烟。我带着敬畏的心面对山林的沉静,仿佛见到佛的微笑,透过满地的落叶幻化成一首只有用心才听得到的奏鸣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