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是个很奇怪的东西

人生无常,世事难料,生命有时候竟是那么的脆弱和短暂。我们永远难以预料,意外和明天哪一个先到,生命又会在何时戛然而止。每一天都会有人悄然离世,每一刻又会有新生命降临,这或许就是人世的轮回流转吧?此情此景,警醒心魂,让人不由得对生命心生敬畏之情!

在一片新开发的林区,一位穿着朴素的女人独自走在崎岖的小路上,那条路指向林中的一棵树。这儿有着许许多多不同大小的树木,有一些还是刚刚移植一这儿的,但所有的树都飞快地生长着,挺立面粗壮,还覆盖着绿油油的新叶。显然,一定有人负责悉心照料这些有纪念意义的树。

我们不知道这女子这样做了多少年,她总是手握着一束鲜花静静地站在树旁。她抬起头凝望那棵树,不述地翕动着她那与众不同的小嘴,好像在自言自语,又好像在与人分享她内心最深处的感受。她后退一步来伏计一下这树的高度,又轻柔地扫走落在树下的斑驱的树叶。她弯腰向前去拥抱亲吻那棵多年前移植到这里的树,接着地抚摸着它那起皱的树皮,好像这棵树是有生命的。然后,她依依不舍地转身离开,消失在那秋日薄暮里的最后一楼阳光中。

一阵秋风掠过,树叶沙沙作响,好像正在秘密私语,而作为唯一能理解这私语的丰富含义的人,那位女子立刻转身回来,又与这棵树喃喃自语几句后,她与它道别,饱含着泪水踏上了回家的路。

多年过去了,这位小路上孤独的访客,慢慢地老去。

几年后,这树长得更高更大,郁郁葱葱,在风中昂首站立。它仰首向天,日日看太阳、月亮和星星东升西落,与自然母亲熔为一体。

那以后不知过了多久,在树旁又有了一棵新移植的小树。小树顽强而又安详。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两棵树的根部紧紧地连在了一起。每棵树下同都埋藏着精美的木制骨灰盒。盒子里的骨灰最终变成了有机肥料被树的根部吸收。这两位老人相继选择了相同的回归自然的方法,为的是可以使生命在树里延续。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这是一首歌颂树葬的赞美诗。没有必要查出这两位老人是谁。任何人都可以这么做。

今天,去陵园给父亲上坟了。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父亲离开我们已经快三年了。每次独自一人走上那条通往陵园熟悉的路途时,心思就特别的凝重。思绪总是不自觉地翻阅着陈年过往,视线也渐渐变得模糊……回忆,是个很奇怪的东西,有时候真的经不起细细咀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