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一场战斗

“呵呵呵!要不要再来一杯酒?”
“那有什么问题!”
“来跳个舞吧!!”一群圆滚滚、肥嘟嘟的肥猪公、肥猪婆们围着熊熊营火,尽情的载歌载舞,尽情的享受无与伦比的山珍海味,个个莫不跳得大汗淋漓,吃得酒酣耳热,乐得浑然忘我。但,有一只又瘦又小的猪儿——瘦骨,躲在角落里不发一语……

“你走开啦,脏鬼!”
“不要靠过来,再靠过来就扁你一顿!”
圆滚滚、肥滋滋的猪公婆们,一副不屑、鄙视的眼神看着瘦骨。瘦骨自小失去双亲,孤苦无依,总是常常被欺负,但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只是含泪的默默离开。大家都不想和它做朋友,十分的讨厌它,甚至认为瘦骨会带来厄运,几度想将它赶出村子。

“一定是你,无庸置疑,就是你了,别死皮赖脸的,快认罪吧!”
“真的不是我吃的,请你们相信我。”
“少来这一套,你这种猪值得相信吗?”
今天一大早,猪王一醒来,发现它的食物不翼而飞,大家都一口咬定是瘦骨偷吃的,猪王也不分青红皂白,“猪”云亦云,大家立刻毫不留情对瘦骨拳打脚踢,重重的一拳又一拳、一脚又一脚,打得瘦骨遍体鳞伤,踢得鼻青脸肿,痛得它嘶声嚎叫。面对凶狠手辣的肥猪们,它手无寸铁无力反击,只好忍受椎心刺骨的疼痛、拖着疲惫不堪的身驱默默的离开它们。

北风呼呼的吹,瘦骨冷得直打哆嗦,牙齿不听使唤的“咯咯咯”作响,又累又饿的瘦骨终于不支倒地……

“悉悉窣窣”瘦骨隐隐约约听到远方传来一阵又一阵的脚步声,愈来愈大声,愈来愈清楚。瘦骨挣扎的用尽仅有的力气,睁开双眼,一看,啊!是狼群!瘦骨赶紧躲进草丛里,屏气凝神聆听着,随着狼群得脚步愈来愈近,瘦骨的心跳声“怦!怦!怦!”愈来愈大声,彷彿连五脏六腑都要跳出来似的。

“哈哈哈,今天准备来个大突击,喔!想到那肥滋兹、油嫩嫩的猪肉,口水就快要流下来!”
“嘘!小声点,被它们听到了可就不好了,到时候到嘴的肥猪都跑了!”
躲在草丛里的瘦骨听了这些话,吓得直冒冷汗、四肢发软,手足无措,接着他忽然想起:“对了!快去告诉肥猪们!”“我一定要赶在野狼到达之前救大家。”
瘦骨用尽了全身力气,使出浑身解数,一路上跌跌撞撞跑回去告诉大家。

“啦啦啦啦啦!跳舞耶!”肥猪们正陶醉在舞会当中。
“你们赶快躲起来,大野狼要来了!”瘦骨终于赶回来了,它赶紧向大家报告这个坏消息。
“哈哈哈,你这只猪的话能信吗?真可笑!”
“他一定骗人的!哈哈哈!”
没想到,却引来一阵哄堂大笑,没人愿意相信它的话,甚至将它赶了出来,瘦骨真是难过极了,它冒着生命危险,赶来告诉大家,还被取笑,真是好心被狗咬,瘦骨伤心的离去……

“啊——咆——!!”令人毛骨耸然的狼叫声,响彻整座森林,叫声刚落地,一群龇牙咧嘴,面露凶光的狼群扪冲进肥猪群里,见猪就咬,狂吠嘶吼,肥猪们四处逃窜,惊声尖叫,但是平常没运动的肥猪哪逃得出敌人无情的狼爪!茫然的小猪们,也跟着东西南北的四处逃窜,一声声得哀嚎声,随着尖锐的牙齿胡乱嘶咬,喷出的鲜血。那一剎那,他们后悔,为何不听瘦骨的话呢!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侥倖逃过一劫的肥猪们心有余悸,回到肥猪村,表情无奈、神色哀伤的面对残破不堪、面目全非的家园,面对眼前那一滩滩鲜红的血泊,大家都痛哭失声,伴随着无情、寒冷、萧瑟的北风,一阵又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