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一个朋友不如少一个敌人

汉尼在上高中的时候认识了老富兰克林,那时汉尼不过是个14岁的孩子,他不知道自己以后要做什么,那段时间他简直就是在混日子。汉尼留着小胡子,整天穿着脏兮兮的长裤和蓝色条绒外套,他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孩子,经常搞恶作剧,他曾给班上一个叫朱丽亚的女孩送过两只活的变色龙当生日礼物。

汉尼唯一的心愿就是加人到校篮球队和托姆高中篮球队好好打上一场比赛。因为他实在看不惯托姆高中篮球队那群歪带帽子的孩子。汉尼非常想加人到篮球队,自从有了这个想法,他每天都用大量的时间锻炼身体,以至于在老师带着同学们去野外活动的时候,他借口对花粉过敏而在篮球场上继续锻炼。

那时他有个“死对头”——同年级的比利,当然也许对方并没在意他的存在。比利比汉尼差不多高一头,他也非常想进入篮球队。每次汉尼在篮球场上都会看到比利在练习,汉尼心想:比利一定是我进人篮球队的最大障碍。这个想法在他的脑海中扩散开来,以至于想把比利干掉。

于是,汉尼开始他卑鄙的做法。他窥视着比利的所作所为,想尽各种方法让比利在各个方面受挫,他想让比利身败名裂,成为同学们都讨厌的人。后来汉尼想到去图书馆找一些如何使用阴谋诡计的书来研究。

汉尼找到图书管理员老富兰克林的时候他正在看书,看到汉尼来了,他把手中的书放下,拿起汉尼的借书单仔细看了看,有些好奇地从书堆中抽出一本,好像自言自语地说:“找到了,我还以为这本书早就被我扔掉了。”他指着书背面的借书日期说:“你看,上次借出还是1962年,那时候你还没来到这个世上。这个借书的人叫拉瑞尔,他好像高中没毕业就自杀了。”说完,他看了看非常尴尬的汉尼,说:“你实在不该看这类书,除非你想和拉瑞尔一样。”一边说,老富兰克林一边把手中的书扔到一个抽屉中,然后拿出一本《三个火枪手》放到汉尼面前:“我小时候就看这本书,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也可以看。至于那本书,我想它会在世界上消失。”

汉尼把《三个火枪手》还给老富兰克林的时候,他们进行了一次长谈,“你为什么想干掉比利呢?”“我想加入篮球队。”“照你的说法,假如你没能干掉比利,篮球队就不能收你?”汉尼低头想了一下,他轻轻地点了点头。因为老富兰克林的连续追问,汉尼开始非常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了,他生怕自己对问题的回答不符合自己的本意。“假如你能干掉比利,那么你可以保证自己能干掉托姆高中的孩子吗?”汉尼否认了这个说法。“那么比利并不是你的对手,托姆高中才是你真正的对手,而比利只是你的一个标准。你是不是想胜利?既然你不能确保自己会战胜托姆高中的孩子,那么不如把比利加上,你们一起努力干掉托姆高中,这样做至少要比你一个人去拼更有把握一些。”汉尼终于想通了,他和比利的目的是相同的,他们都想参加比赛打败对手。最后老富兰克林说了一句让汉尼受益终生的话:“你想做将军吗?那就去和将军一同作战,直到他先战死,而不是在他身后开一枪。”直至高中毕业的时候,汉尼才意识到自己当时想干掉比利的想法是多么可笑。

疑心会让自己进人一种妄想的状态,即使只有一点小的诱因,也会把自己带到一个思想的笼子中无法逃出去。就拿汉尼来说,也许比利从来都不知道汉尼曾经对他有这样的想法,而汉尼自己却为这个“假想敌”寝食难安了好长时间。许多时候,我们所面对的任何痛苦和困难都不是对手强加给我们的,而是自己的错误造成的,有时也许对手并不存在,是假想造就了烦恼,真正的对手往往是自己。如果把一个人当成“对手”看待,我们的心灵会痛苦,而且对方一旦有所感知,也许双方真的会形成敌对关系;而伸出双手接纳“对手”,便会多一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