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不在的时候

"老师要去开会,你们要安静喔!"知道的啦!我们都已经这么大了,老师怎么好像在哄小孩!但过了几分钟,原本鸦雀无声的我们,开始现出小孩顽皮的"原形"了。

"耶!老师走了!"我们班的大馒头同学兴高采烈的说着。于是,大家开始讲话,喝饮料、睡大觉。有的像猴子跳,有的在胡闹,连班长都都快疯掉。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天,有的还比手画脚,整间教室乱哄哄,班好像锣鼓喧天,咚!咚!咚!

大家耐不住性子,屁股黏不住椅子,偷偷跑到别班话家常、聊八卦,副班长破口大骂,三姑六婆才默默坐下。全班回复到一片死寂,但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真正的"总攻击"才正要开始呢!

"警察"的"镇压"并不有效,几分钟后大家依然我行我素,大吵大闹,有的同学被闹得很想哭;有些人东倒西歪、流口水、睡大觉;有些人画画,好像在起乩话符 咒;有些人话匣子一打开,没完没了,音量越来越大,吵得不得了!;"安──静──不要讲话!"副班长拉长脖子出来骂,我们个个小生怕怕,胆子不大,却在那 儿装模作样,说大话!

被臭骂了一顿,我们才战战兢兢的回到位置上,窃窃私语。"哇!副班长真的好凶喔!""好恐怖的母老虎!""你说什么?""我没说!我没说!"

副班长追着我们打,我们左闪又闪,她气喘如牛,抓不到我们,更不用说是打我们。我们哈哈大笑,她狼狈的样子好好笑……

"老师回来了!"我们班的小马警告大家。大家手忙脚乱、手足无措的回到位置上。其实,老师不在时,谁最调皮,谁最会闹,老师早早就知道,嘴角也偷偷笑,好 像告诉我们:"皮绷紧一点!要不!老师有法宝,叫你们又跳又叫!"我们装腔作势的模样,井然有序的状况,老师早已了若指掌。老师开口说:"你们这群小家 伙,真是调皮呀!扑克牌还掉在地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