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作不会死的狮子

  一匹小斑马浸泡在水中,它悠闲而自在,完全没有觉察四下的危机。在岸边,有一头体积比它大数倍的母狮正窥伺着它,母狮没有贸然采取行动,不是因为没有把握,只是不知道水的深浅,所以静待良机。
  
  不久,小斑马满足地站起来,舒展身体。它犯了致命的错误,被岸边的敌人洞悉:哦,原来水那么浅,只及你膝。母狮蓄锐出击,一击中的,它啮咬着斑马的咽喉不放,然后撕裂血肉,大快朵颐。
  
  母狮进餐,是在一个小浮岛上进行的,它无意与同伴分食。岸上来了些狮子,远看着它吃得如此痛快,也馋涎大流。不过晚来了一点,便不敢轻举妄动:不知道水的深浅,所以没有游过去抢食。母狮死守并独占食物,得意地尽情享用。一不小心,食物掉进水里,它下水攫住,一站起来,群狮洞悉了:哦,原来水这么浅,只及你膝。二话不说,一起下水拥去。饥饿的狮群把母狮的晚餐抢走了,分享了。
  
  人人都不想倒下去,只想站起来。无意中,一个飞扬跋扈的姿态,便让所有旁观者洞悉你是个怎样的人,底牌在哪儿,水有多深——哦,原来那么浅,自己揭发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