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时是一种美德

1779年,德国哲学家康德计划到一个名叫珀芬的小销,去拜访老朋友威廉·被特斯。康德动身前曾写信给彼特斯,说自己将于3月2日上午十一时之前到达。

康德3月1日就赶到了珀芬小镇,第二天早上租了一辆马车前往彼特斯的家。老朋友的家住在离小镇十二英里远的一个农场里,小镇和农场中间隔了一条河。当马车来到河边时,细心的车夫说:“先生,实在对不起,不能再往前走了,因为桥坏丁,很危险。”

康德下了马车,看了看桥,中间的确已经断裂了。河面虽然不宽,但水很深,而且结了冰。

“附近还有别的桥吗?”摩德焦急地问。

车夫回答说:“有,先生。在上游六英里远的地方还有一座桥。”

康德看了一下怀表,已经十时了。

“如果赶到座桥,我们以平常速度什么时候可以到达农场?”

“我想大概得十二时三十分。”

康德又问:“如果我们经过面前这座桥,以最快速度什么时间能到达?”

车夫回答说:“最快也得用四十分钟。”

廉德跑到河边的一座很破旧的农舍里,客气地向主人打听道:“请问你的这间房子要多少钱才肯出售?”

农妇大吃一惊:“您想买如此简陋的破房子,这究竟是为什么?”

“不要问为什么,您愿意还是不愿意?”“那就给二百法郎吧!”

康德付了钱,说:“如果您能马上从破房上拆下几根长木头,二十分钟内把桥修好,我将把房子还给您。”

农妇把两个儿子叫来,让他们按时修好了桥。马车平安地过了桥,飞奔在乡间的路上,十时五十分康德赶到了老朋友的家。

在门口迎候的彼特斯高兴地说:“亲爱的朋友,您可真守时啊!”

康德在与老朋友相会的日子里,根本没有对其提起为了守时而买房子、拆木头过河的经过。

后来.彼特斯在无意中听到那个农妇讲了此事,便很有感慨地给康德写了一封信。信中说到:“您太客气了,还是一如既往地守时。其实,老朋友之间的约会,晚一些时间是可以原谅的,何况您还碰到了意外。”

一向一丝不苟的康德,在给老朋友的回信中写了这样的一句话:“在我看来,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无论是对老朋友,还是对陌生人,守时就是最大的礼貌。”

小事上不守信的人,大事上也未必守信。守时是守信的基础,是一种美好的品质,是人们彼此建立信任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