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思考的两则哲理故事

  屋外的戒嗔
  
  天明寺的后院有间杂物间,没锁,平时用插销插住房门。房间里面只是放置着一些平日很少用到的物品,很少有人进去,所以杂物间的房门一般是关着的。
  
  戒嗔住的地方也在后院,每天从住处去佛堂的时候,都会经过这个杂物间。有天早晨路过的时候,发现杂物间的门被人打开了。望望屋内,没有异样,只是杂物间里仿佛多了一张桌子,戒嗔顺手把房门关上。
  
  第二天一早,戒嗔去佛堂的路上,发现杂物间的门又被人打开了,顺手关上。可是一连几天,被戒嗔关上的房门总会被人打开。
  
  戒嗔有些怀疑是不是调皮的小师弟在和戒嗔开玩笑,但是仔细想想却也不可能,因为两个小师弟起床时间都比戒嗔晚。
  
  戒嗔那天早晨特意起得很早,等在走道边想看个究竟,到底是谁反反复复把杂物间的门打开。
  
  我看见智惠师父从住处走来,向戒嗔笑笑。智惠师父问戒嗔,今天早晨怎么起那么早?
  
  戒嗔还没有想好应该如何回答智惠师父,只是傻笑,智惠师父已自顾自地往前走了。
  
  有些问题,问的人并非想要一个答案,只是听的人在意如何回答而已。
  
  我看见智惠师父经过杂物间,随手把插销拔出,把门推开,他没有进杂物间,径自往佛堂的方向去了。
  
  原来这些天打开杂物间的人是智惠师父。
  
  戒嗔走进杂物间,有股怪怪的味道传到鼻子里。判断怪味的来源,原来是从杂物间中间放置的桌子上的新漆中传出来的。智惠师父这几天打开房门是为了散除这股怪味。
  
  我们有多少次站在屋外判断是非的经历?我们把多少个猜疑和不解放在别人身上找原因?
  
  戒嗔每天关上房门的时候,一直以为自己是对的,却从没有想过执迷不悟的人可能是自己。
  
  一克重的砝码
  
  有天和智缘师父以及戒尘一起去山下办事,路过一家玩具店,戒尘被橱窗里摆放的各式各样的玩具吸引,迈步艰难。
  
  玩具店的老板林施主以前和智缘师父打过交道,见我们路过,便招呼我们进去坐。智缘师父看着戒尘留恋的样子,笑着叹气,带着戒嗔一起进了店里。林施主请我们坐,他从身后的柜子拿出个小茶叶罐子,泡茶给我们。戒尘已经跑到柜台里面去摆弄玩具了。
  
  过了一会儿,戒尘搬了一个天平跑到我们旁边,问林施主,这个也是玩具吗?
  
  林施主说,这个是替镇上学校采购的实验用品。
  
  天平附带着一个小盒子,里面有各种质量的砝码,重的几百克,轻的只有一克重。
  
  戒尘把砝码倒在桌子上,大大小小挨个儿往天平上放。林施主笑着看他。
  
  天平在砝码的改变下升升降降,戒尘拿起一个最小的砝码,那个砝码只有一克重。戒尘说,这个砝码太小了,没有什么用途。
  
  智缘师父说,那可不一定。他拿过那个一克重的砝码,然后把天平两端托盘上的砝码全部拿掉,在两边各放一个一百克的砝码,天平在摇晃中慢慢平衡下来。
  
  智缘师父把那个一克重的小砝码放在天平中的一个托盘上,那个托盘立即沉了下去。
  
  戒尘看着托盘笑着说,原来这个小砝码的作用居然如此之大。
  
  智缘师父又说,那也不一定。他伸手把和小砝码放在一起的一百克砝码取了下来,托盘“咚”的一声再次升了起来。
  
  生活中的我们大多只是平凡的小人物,就像那个最轻的小砝码,千万别以为自己是没有什么用的,因为在最关键的时刻也许左右全局的人就是你。
  
  但是即便左右了全局,也别以为你真的就那么重要,必不可少了,要时刻记得自己只是一颗微不足道的小砝码。
  
  浮浮沉沉都不是我们应有的生活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