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与委蛇,方圆并用

东晋明帝时,中书令温峤备受亲信,大将军王敦非常妒嫉。遂请明帝任温峤为左司马,归属王敦所部,准备等待时机除掉。温峤为人机智,洞悉王敦所为,便假装殷勤恭敬,综理王敦府事,并时常在王敦面前献计,借此迎合王敦,使他对自己发生好感。

除此之外,温峤有意识地结交王敦唯一的亲信钱凤,并经常对钱凤说:“世仪先生才华能力过人,经伦满腹,当世无比。因为温峤在当时一向被人认为有识才看相的本事,因而钱凤听了这赞扬心里十分受用,和温峤的交情,日渐加深,同时便常常在王敦面前说温峤的好话。透过这一层关系,王敦温峤戒心渐渐解除,甚至引为心腹。

不久,丹阳尹辞官出缺,温峤便对王敦进言,丹阳之地,对京都尤如人之咽喉,必须有才识相当的人去担任才行,如果所用非人,恐怕难以胜任,请你三思而行。”王敦深以为然,就请他谈自己的人生意见。温峤诚恳答道:“我认为没有人能比钱仪(凤)先生更合适的了。”王敦又以同样的问题问钱凤,因为温峤推荐钱凤,碍于面子,钱凤便说:“我看还是派温峤去最适宜。”这正是温峤暗中打的小算盘,果然如愿。王敦便推荐温峤任丹阳尹,并派他就近暗察朝廷中的动静,随时报告。

接到派令后,马上就做了一个小动作。原釆他担心自己一旦离开,钱凤会立刻在王敦面前进馋言而再召回自己,便在王敦为他饯别的宴会上假装吃醉了酒,歪歪倒倒地向在座同僚敬酒,、敬到钱凤时,钱凤未及起身,温峤便以笏(朝板)击钱凤束发的巾坠,不高兴地说:你钱凤算什么东西,我好意敬酒你却不敢饮。王敦以为温峤真的喝醉了,还为此两人不要误釜。温峤去时,突然跪地向王敦叩别,眼泪汪汪。出了王敦睁门又回去三次,好象十分不舍遽去的样子,这才满脸哀伤地拜剔,弄得王敦十分感动起来。

温峤刚上任,钱凤真的晋见王敦说:“温峤为皇上所宠,朝庭关系密切,何况又是帝舅庚亮的至交,实在是不能信任的。。王敦以为钱凤是因宴会上受了温峤的羞辱而恶意伤,便生气斥责道:“温峤昨天是喝醉了对你是有点过份,你不能因这点小事就来报复嘛!”钱凤深自羞惭,快怏退出。

温峤终于摆脱王敦的控潮,他回到了建康,将王敦图谋重叛逆的事报告了.明帝又和大臣庚亮,共同计划一征讨王敦。翌I传到武昌王敦将军府,王敦勃然大怒:“我居然被这小子骗。?然而,毕竟无可奈何,鞭长莫及,更无法挽救失败的命了。

温峤在处理与王敦,钱凤等人的关系中,运用一整套娴熟的处世技巧。他处在矛盾的中心点:王敦是图谋作乱的党,温峤则深为皇帝信用,早已为王敦所忌,誓欲除之。然偏偏温峤又是王敦的部下,天天要与之共事,无异于处;;危岩之下,笈笈可危。为人处世  wWw.51flaSh.com 但是温峤巧妙地运用圆通的技巧,王敦、钱凤等人虚与委蛇,渐获信任。他抓住这些人的弱点,双管齐下,虚与周旋,,分而治之,慢慢解除他们对自己的戒备。在机会来临的时候,又假意将机会让给钱凤,将欲取之,必先予之,终如愿以尝,脱离虎口。临行之前,更是料事如神,巧妙的预留伏笔,借王敦之力消除了钱凤的威胁。真是妙笔生花,点水不漏。不能不信其神机妙算。

做人固然需要正直,但是如果不知变通,那就是迂比了。在变化莫测的环境中,尤其在遇到将要对己不利的形势时,应将正直不阿和圆通应变结合起来灵活运用。正直方能保持主见,不致随波逐流,圆通才能灵机应变,不致受人是宰割。二者并用,互为补充,可以应付复杂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