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

在仇恨的折磨中,一个人很容易偏离原本的目标,失去生活的重心。他的一切原则都会围绕着仇恨而开展,斤斤计较于得失之中。这样的人是悲哀的,这样的人生是惨淡的。纵使得到了自己想拥有的,却始终得不到自己心灵的超脱,也始终得不到别人的原谅。

战国时期,秦国有一位权高势大的宰相叫范雎,此人极有口才,因此秦国国君秦昭王对他十分信任。范雎原本是魏国人,他之所以来到秦国一是为了施展自己的抱负,二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报复,想借助秦国的势力来消灭曾经伤害过自己的魏国。

范雎在魏国时,曾经随同中大夫须贾去过齐国,须贾怀疑他与齐国私通。回国后,须贾就把自己的想法报告给了当时的魏国宰相魏齐。魏齐不由分说便把范雎打了个半死,范雎趁机来了个“装死”骗了魏齐的眼睛才摆脱危险。事后,他躲藏在一个名叫郑安平的好朋友家里养伤调理,并改名叫张禄。不久,范雎通过秦国派到魏国的一个使臣的关系,偷偷跑到了秦国。经过这个使臣的推荐,又凭借自己巧言善变的嘴巴,范雎很快就得到了秦昭王的赏识,登上了秦国宰相的高位。

范雎当上宰相后不久,就迫不及待地说服秦昭王发兵攻打魏国。魏国不想交战,派出了使臣须贾前往秦国请求罢兵。当范雎知道须贾来到秦国后,便化装成一个乞丐到须贾所在的客栈看望他。须贾认出了范雎,很吃惊。两人交谈了几句,须贾觉得范雎流落他乡成为乞丐很可怜,便顺手取了一件绨袍送给了他。

很快须贾就知道范雎就是秦国的宰相张禄,他想到了旧事,不禁惶恐万分,立刻光着上身跪倒在范雎的面前请求宽恕。范雎大骂了须贾一通,罗列了他的一堆罪状。即便如此,范雎仍旧觉得不过瘾,又特地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宴会,当着各国代表和全体宾客的面再次羞辱了须贾一番。最后他很“大方”地对须贾说,如果不是念在他赠送绨袍给自己的份上,自己绝不会放过他。虽然饶了须贾的小命,但是范雎要求他回到魏国告诉魏王,快点献上魏齐的人头,否则就要发兵杀过去了。

魏齐听到范雎的一番恐吓后吓得魂不守舍,连夜逃窜到赵国。赵国也怕得罪秦国,不敢收留魏齐;于是,魏齐又逃到楚国,楚国也把他赶了出去。最终这位魏国的宰相走投无路,以死寻求解脱。

虽然有人说范雎“恩怨分明”,不仅报仇更会报恩,当初曾经救过他性命的郑安平被他推举为秦国的将军,又提拔了当初推荐他的使臣为河东守,还把自己的部分财产分给曾经帮助过他的朋友,但是同时,范雎这种斤斤计较的报复心理却也使他背负了不少骂名。而且范雎经常会因为一己之欲陷害他人,为了一点小事置人于死地,他的这种心理也影响到了他政治才能的发挥。

范雎是幸运的,虽然他被仇恨所牵制,但是他毕竟还拥有感恩之心。也正是如此,他才没有沦落到悲惨的结局。但是,同时他又是一个可怜的人,他斤斤计较于利益的得失,甚至不惜成为国家的罪人。这种“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的病态心理终会遭到别人的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