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蜂和荆棘鸟一样吗?

  非洲蜂和荆棘鸟一样吗?

        在非洲中部地区干旱的大草原上,有一种体形肥胖臃肿的巨蜂。
  
  巨蜂的翅膀非常小,脖子粗而短。但是这种蜂在非洲大草原上能够连续飞行250公里,飞行高度也是一般的蜂所不能及的。它们非常聪明,平时藏在岩石缝隙或者草丛里,一旦有了食物立即振翅飞起。尤其是当它们发现这一地区气候开始恶劣,将要面临极度干旱的时候,它们会成群结队地迅速逃离,向着水草丰美的地方飞行。
  
  科学家们对于这种蜂充满了疑惑。因为根据生物学的理论,这种蜂体形肥胖臃肿而翅膀却非常短小,在能够飞行的物种当中,它是飞行条件最差的。如果按照飞行条件,它还不如鸡和鸭鹅优越。尤其在蜂的大家族里,它更是身体条件最差的。根据物理学的理论,它的飞行就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了,因为根据流体力学,它的身体和翅膀的比例是根本不能够起飞的!
  
  按照科学家的理论,这种蜂不要说自己起飞,就是我们用力把它扔到天空去,它的翅膀也不可能产生承载肥胖身体的重力,它会立刻掉下来摔死。可是事实却是恰恰相反的,它不仅不用借助我们的力量,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飞行,而且是飞行队伍里最为强健、最有耐力、飞行距离最长的物种之一。
  
  科学家们从来也没有遇到过对科学这样残酷的挑战。因为在这个小小的物种面前,所有关于科学的经典理论都不成立。哲学家们知道了这个故事之后,告诉严谨的生物学家和物理学家说,没有什么奇异的秘密,它们天资低劣,但是它们必须生存,只有学会长途飞行的本领,才能够在气候恶劣的非洲大草原生存。
  
  在南半球有一种鸟,它的歌声比世界上一切生灵的歌声都更加美好动听,但是它只有找到一种荆棘树,落在长满荆棘的树枝上,让荆棘刺进自己的肉体,才能够歌唱。从离开巢穴的那一刻起,它就开始了寻找荆棘树的旅程,直到如愿以偿,找到那种长满如针一样锋利荆棘的荆棘树。这个时候,它就落下来,而且要选择最锋利、扎进肉体最长的荆棘。它的身体被锋利的荆棘刺得血流如注,疼痛难忍,生命奄奄一息,它才开始了让所有会歌唱的鸟自惭形秽的歌唱。一向自比歌王的云雀和夜莺,在它的歌声面前也黯然失色。不久,荆棘鸟的血流尽了,一曲最美妙的歌声也戛然而止。然而,整个世界都在静静地谛听着,上帝也在苍穹中微笑着。所有听到歌声的人和鸟儿都在向荆棘鸟致最后的敬意,因为大家都知道,最美好的东西,只有用深痛巨创才能换取。
  
  面对这个故事,我一直都在沉思:荆棘鸟是知道的,它寻找荆棘树,就意味着寻找死亡,就意味着生命的结束,就意味着承受连生命都承受不了的痛苦。但是,它还知道,只有承受经历这个无比巨大的痛苦,才能唱出最美妙的歌声。
  
  我在想,我愿意做那个荆棘鸟吗?我如果是那个荆棘鸟,我肯去寻找荆棘树吗?找到了荆棘树,我肯落在最尖最长的荆棘树上吗?我不敢说,但是,我知道有人愿意做荆棘鸟,而且像荆棘鸟一样给我们留下最美好的歌声。
  
  非洲蜂和荆棘鸟,是大自然中两种普通的物种,但它们却给了我们无边的智慧和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