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励志 > 励志文章 > 理性与非理性2013-05-17 22:21:47

理性与非理性

淡淡的幽兰,孤孤的独悬在峭壁的缝隙里,少许的阳光及微微的露水,它依然茁壮挺立在山岚烟雾的环抱里,不惧风雨的交加,也无畏山群猛兽的侵袭,幽幽安详,怡然自得的挥洒它那优质兰心的特质,与傲然天地的风格。

深山长粗木,人多出怪物,有人说:“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我则认为 不管山高或低岩,只要有人到的地方,这些大地无辜的杉木、群花、幽兰,将是受催残的无辜者与受害者。

深山里有着千百年的神木,与大自然的资源,或独立崖边的花兰,更有栖息树上藉着树干而依生的蕨类植物,与许多虎头兰、紫罗兰及剑兰,甚至更多生命盎然的野生植物,枯了又长,长了又萎,代代循环,生生不息,是多么的高雅悠闲与自在,那是无人所至的清心,与非凡的纯美。

峻山的灵秀,有着矗立云天的接轨,有着层层比节鳞次的堆叠。山顶山腰的景色各殊,山腰与山峰的风光也千差万别,随着山形的高低差异,心境也随着起伏不定,时而感叹大自然的神奇,时而感叹自我的渺小,也或在肃静中有着无比的庄严,象征生命的凝重,也或悲怆里带着欢腾,欢腾里带着悲怆,生命经过一番的洗涤,更显的洁白,更显的清新,如不染尘的清空与不造作的本然。

自然界的ㄧ山ㄧ石、ㄧ丘ㄧ壑,无不别具韵緻,流影霞光的千变,晨光暮霭的朝气,与情思微微的宣洩,近似生命的映趣与人生的境界,离开了自然,变的浅薄,越接近自然,越醇厚。在都市的丛林,人为的宣染,无限上纲的节奏,失去本然的情怀,处处参差不齐,凌乱不堪,如变调不协和的奏音,亦形成不协调的噪音,与四不像的音律,就像西子捧心徒增其美,东施效颦徒增其丑一般,前者乃自然真情的流露,发乎情,使人产生我见幽怜的情感;后者的造作伪装,娇柔,做作,卖弄虚假,给予人的是拙劣与庸俗的对待关系而已。

山里的兰花,也有着自然涵蕴的高雅,与不落尘俗的豔气,兰的蕙质兰心,谦谦君子的风态,菊的隐逸,梅的高傲清节,松柏的挺拔不屈,在在都是浑然天成,而不假虚名的如实如语者。

随着时光的消逝,早已远离了编织美梦,寻诗叹愁的年龄,一任溪水的流逝,随风散云的情怀,因而更喜欢山的一切,属于它的坚忍与苍劲,更属于它历尽沧桑与不变的刚毅,任凭它四季年轮的更迭与强风、地摇动荡的洗礼。

山,静默无语,也不需言语,任谁踏过、踩过,它总如地藏菩萨的悲愿,它不会埋怨,也无需回击,只是静静的躺着,虽然冷漠的无礼,却孕结着怎样深值的爱,也因山的无为,而孕育了山的母乳,使得草木、花兰、山菊、野兔、山雉……等等,蔚为奇特的生态自然环境,但我们却常忘了它的存在,它的宁静,它的温柔,与诗画般的美。

在不同心境,不同性别上的区隔,有了不同山的属性,那是人为理性与非理性的争执。

画家说:“这是一幅人间难得一见的情景,山岚云雾,峭壁磐石,顶上松杉,云顶锐鹰,是多理想山水画的题材,与不可分割的原始自然景观”。

地质学家说:“这山经几千万年的沉积,必定蕴藏着极丰富的岩层,切割作为地质与探勘的研究,将是为历史的研考,揭开更深层的考据,不开挖当然可惜”。

风水学家说:“如此的龙穴,左青龙,右白虎,朱雀玄武,样样俱全,谁得到此宝地,作一门风水,当庇荫后代子孙财官双运,富贵绵绵,出将入相,绵延不绝,谁都别想动此宝地”。

建筑业老板说:“这样的山林,俯远辽阔,依山傍水,风景绝佳,美不胜收,规划别墅,必定大发利市,财源滚滚,管它水土保持,或倾斜几度的山坡地呢”。

生态专家说:“这该规划为原始生态、自然景观区,规划为保护区,维持生态保育与自然原始的特有森林生态,谁都不可破坏这最佳的自然景观,需申请国家保护法,限定所有开发,及管制人员进出”。

试想这些人集合在一起,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励志文章 www.51flash.Com 为了自己坚持的理性,与个人独特的见思,势必唇枪舌战,至死方休,五个人都有其独特的学养及专业的理论,站在自己的角度也都对,也都是理性的坚持,那谁是非理性的人呢?

我们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正如像对一座山一样,坚持自己的主观与理性,否定别人的非理性与不客观,熟是熟非,我看只有问这一座无言的山丘了,你说你有理,我说我有理,公说公有理,婆也说婆有理,天底下有太多的理,说也说不完,理也理不清,那就慢慢的说,慢慢的理。

山都不理你,树也不睬你,山兰更无语,只是别自私的把我带到你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