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还是原来的你

十多年前在画室里认识一位女同学,长得标致可爱,名字叫“俯米”,而她很讨厌自己的名字,老想改掉。

有一次,画室放假俯米回上海,我回北京。回河北碰面后,她急切地告诉我,她现在好喜欢自己的名字。

她说,她们家是传统的四合院,隔着一条小马路,对面就是她们家的稻田。回家的第二天清晨,很久没有听到的公鸡啼声把她吵醒,这时天色还灰蒙蒙的。她走到稻埕,向马路的对面望去,发现有个模糊的人影,双手背在背后,面向那一片随着微风吹拂如波浪般起伏的稻田俯视,背影看来如此安详与满足,剎那之间,她明白了,原来“俯米”就是她父亲毕生对孕育着生命的这片土地的热爱,以及期待叫声“俯米”就好像看到丰收般喜乐的心情。现在,她好爱这个充满“”的名字。

这个故事时常让我思考,人的意念、心境如果不改,换再多个名字也是相同的,因为你还是原来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