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励志 > 散文精选 > 过年的味道2013-05-23 17:31:01

过年的味道

又湿又冷又雨的天气,围绕在这年节的除夕夜里,使得除夕更增添了暖意。人们说:这么冷的温度,才有过年的气氛,也才像是“过年”。

人们的生存方式,改变了气候的异常。科学的日新月异,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也因这样的改变,冬天越来越不像冬天,年节越来越没年味,炉火越来越弱,人的情 感越来越疏离。幸好今年不是往年的暖冬,而是合欢山初降瑞雪,人车挤爆的银白世界。常年未见的棉衣、棉帽、大衣、手套也都全出笼了。我想;今年真的有冬天 的味道,而这味道正是儿时的情感。

因,雨势绵绵,街上不见行人,除了携来攘往的车辆,未见鞭炮声响彻云霄,更不见银火棒如满天星的闪烁。是夕雨的关系,影响这样的兴致,或是禁令的法条而消失不见?我茫然的望着窗外的夜雨,沉思又沉思,迴荡又迴荡。我问母亲说:“今年怎么都没有听到鞭炮声?”母亲说:

“邻家的小孩都长大了!只有小孩子才会在过年时,高高兴兴,无忧无虑的欢喜过新年,大人是不会天真的去放鞭炮的”。

这句话如雷贯耳的震撼着我,喔!原来隔壁的小孩长大了,弟弟的小孩长大了,我们都长大了,我们都老了!

是不是人都长大了,人都老了,就会失去纯真的东西及天真的想法。我仔细的回顾那童年的自己,不是很天真的草地上打滚,在溪里捕鱼,在田里抓泥鳅,在黄昏时追 太阳,在雨中撑姑婆竽,在大过年时捏手捏脚的放鞭炮?曾几何时,我已远离这样淳真的年代,远离那一根鞭炮,一个红包,一件新衣的喜悦。这样的意想让我久久 无法细数,让我无法自己,让我惊觉童年的样子!为何如今全走了样。啊!原来我们都会老,且已经老了。而这样的老;『是我们的心境改变了我们的老,还是我们真的老了』。

突 然;我想到大人的天真常是依附在小孩的身上。许多父母常常会陪自己的小孩,在过年时放鞭炮,玩仙女棒。在家中玩警察捉小偷,玩积木。甚至骑马绕着屋内跑, 玩的不亦乐乎,玩到忘了自己的年龄及长像,玩到忘了自己是身为父亲的角色。此刻我才更明白,只有小孩的纯真,才会带动着大人回归纯稚的心灵。也惟有小孩天 真的举动与童语,会让我们跟着舞蹈,跟着童心童语。

母亲提着『火竉』,走到床边说:“我去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散文精选 www.51Flash.com

我 走到门边,看着门外白茫茫的烟雾,雨势已停,除了路灯微透的柔光,几乎不见任何景象。推开门,我走向雾里漫步去,雾气之深浓,凝结的露珠依然湿了我的发 髻,润了我的脸颊。无人的街道,在大过年,是不寻常的,不是应该守岁吗!怎会一片寂静无声呢?喔!我明白,孩子都长大了。

在 雾里,在雨中,在灯影下,虽有孤独与苍茫之感。但让我想起词人辛弃疾<青玉案>词中这一句,“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意思是 说,经过很长久努力的追寻,饱受人生的沧桑,无常的体认,到后来猛然回首,那要追寻的自己,却是在自己走过的道路上。而这道路,原来是在灯火阑珊处,而那 灯火阑珊处,不正是初心童年的烟火烛。

蒋捷的一首<虞美人>,也在这雾濛的雨夜中,悄悄浮上心头。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中舟,江濶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人的一生,总在悲欢离合的无情岁月中匆匆而过。

少年的情思与浪漫总在雨中编织着遐想,在红烛映照、罗帐低垂的歌楼中,是青春与欢乐的梦幻。更是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写照。但此景却是短暂的,如昙花一现般的匆匆而过。

壮年的壮志凌云,胸有成竹的豪情万丈,及壮志未酬之后,如失群孤飞的大雁,在旅羁的江舟上听雨,却是一腔旅恨,万种离愁的无奈。

而今过着隐遁、恬淡的生活,虽已发鬓苍白,但在清静的僧庐中听雨,却是无罫无碍,心境已然悟达,回到最初生命的禅心。同是听得雨中声,此刻,却任它阶前点滴到天明,不再悲欣交集,不再满腔热血,也不再分别情、境中的触景伤情。只是『一任』的。

而今,我走在成长的故乡,故乡依然烟雾袅袅,依旧山水如画。但我却经历了一切无常的变故,一切的悲欢离合,同时埋葬了少年的欢乐,也埋葬了壮年的愁云。此时 此刻,在一样的街衢,一样的雾中,一样的雨声里,心里却是明白、清楚的,只因此刻的心境,回到最初的乡土,最初的纯真,『少年壮志老来清,一任年来岁去到 天明。』

砰! 砰!砰!突然炮声隆隆,响彻云霄,抬头一探,在一片雾濛中,闪烁着几许光亮,一道接着一道,一声接着一声。哇!是过年了,谁家的小孩在这守岁夜里,迎新年,庆欢乐。那炮声多么好听,那星光多么美丽,这样的炮声不知是否惊扰了老人家,或是让老人忆起童心未泯,一起手足舞蹈的放鞭炮、庆新年,赏灯火。

回到家中,母亲已起床,说:“谁家的小孩在放鞭炮,过年了。”我们听着砰砰乒乓的炮声,一齐吃早餐迎新年。原来年味仍是寄情于纯真的童年。只有小孩才欢天喜地的庆新年,大人早已忘了年的滋味。我多么希望自己永远有着『年味』,大家都有『年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