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作文一年级作文二年级作文三年级作文四年级作文五年级作文六年级作文初中作文初一作文初二作文初三作文
读后感观后感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应用文家庭作文抒情作文活动作文想象作文童话作文续改作文作文材料
写人作文写事作文写景作文植物作文动物作文读书笔记节日作文童话作文优秀作文日记大全周记大全话题作文

答案背后的答案

“那你今天要做什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变成我在工作上常使用的一个问句。有时候是问平行职务的同事,可能是当天行有余力,看有没有能帮得上忙的地方;而大多数都是拿来问我管辖范围里的所谓“组员”,不晓得大家是怎么看待我的问题的-虽然几乎每个人都能在短暂思考后乖乖地回答出来。

尽管职务名义上有从属之分,不过我想我的互动方式比较像是教练跟学员(要说是师徒制或辅导员之类的也没错,但教练与学员的关系在我理解里是比较双向的)。由于个性一不小心就会显得太过严肃,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其实有点刻意调整语气让它听起来像是“吃饱没?”那样的随性,最不能发生的就是让对方觉得“你是不是特别要我做什么?”-虽然有时候真的是这样(笑)。

每个人每天都有很多事要做,所以问了这个问题之后我就可以走开,可能当天下班前,或过一两天(有时候可能是一星期以上)再去确认同事的成果如何。出现认知差距是正常情况,他觉得这样已经完成了但我不觉得-有时候也会反过来-于是就能有进一步的讨论跟调整;如果是说了结果没做(完),那必定是遇上了什么问题,也可以一起解决(有的人会做出类似“让我静下来想一想”的要求,过两天开窍了的经验也不少)。

另外一个出发点是为了确认轻重缓急。这状况大致分为两种。其中一种是我认为ABC比较重要,同事却想先处理DEF。有时候只是单纯放重点的方向不一样,但也可能是因为ABC是比较讨厌或无聊的工作。前者可以讨论(看谁说服谁),后者就得软硬兼施循循善诱。还好我大部分的经验里都遇到用道里讲得通的人,虽然有时最终还是被赖掉但大体而言成功率不低。

另一种则有点无奈,所有拥有主管的人(也就是这世界上的大部分人类)都有同样经验:老板总是在你有空去处理之前先点出某项待改进之处,只能在心里呐喊“我知道!!!可是我没空!!!”别怪他们,如果主管没有这种讨人厌的能力,那可能代表他无法给你任何东西(虽然......)。所谓一板还有一板高,身为夹层硬着头皮也得为上下折冲,所以虽然待办事项上有ABCDE都十万火急,有时候还是会杀出FGH这些程咬金。

而最终,听同事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本身,就可以提供很多讯息。职场应对、工作逻辑,一清二楚。想来我很感谢每一次大家耐着性子停下来告诉我答案,无论基于何种理由,都是一起成长的片刻。